他认为,至于其他的问题,则应该由政策制定者来解决。他们对贸易、劳动力和商业活动有更大的控制权,因为这些可能更多地与普通工人有关,而利率是3%还是5%,却反而显得不怎么重要。孟然

不想当科学家的大学生也是好大学生